当前位置:飘逸笔趣阁>历史军事>大明镇海王> 第1865章,你祖上十八代都是农民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865章,你祖上十八代都是农民

“我不认可朱兄和刘兄的观点”

“这圣人之学自古以来都是正统,是历朝历代都尊崇的治国之道”

“现在的新学才多少年,又岂能和我圣人之学相提并论”

有人站出来表示了反对,此人叫黄,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是啊,旁门左道岂能和圣人之学相提并论,我等圣人门徒又岂可自甘落的去学那些下三流的东西“就是,就是,我圣人之学浩如汪洋,穷其一生尚且不够,哪里还有时间去学其它的杂学“学问就是有高低之分,我圣人之学岂能和那些旁门左道相提并论”

其他人也是跟着纷纷点头附和道“自古以来都是正统?”

“家是在汉武帝时期才确定的,当时汉武帝罢百家,独尊术,故而才有了家发扬光大的机会“在汉武帝之前,春秋战国之时,诸子百家,法家、道家、墨家、农家、兵家、纵横家等等,学派众多“在春秋战国之前的夏商周的时候又是什么率指面“在夏商周之前的历史,诸位又有谁知道?

刘晋看了看,一群人年纪不大,一个个却是了,学问没学到多少,却是将家一身的酸臭月这让刘晋觉得很生气,年轻人,应该是朝,敢于尝试和接触新鲜的事物他们呢?

口一圣人之学,一口一个旁门左道,将乳大家也都不至干如此,都能够看到新学的很多闪“春秋战国?”

“夏商周?”

“夏商周之前的历史?”

这些人一听,顿时一个个都皱起眉头了“以前没有,但汉朝开始有了,这不正是说明我们圣人之学的伟大,说明圣人之学恰好是真正的治国之道,是正统,所以才能够被确立”

“其它的学派之所以不行,那本身就是说明了其不足,法家太过严、墨家只重技艺、道家太过无为、兵家穷兵武,唯有我们家才是真正的大道,最适合治国安,方可确定我家的地位”

胡宗想了想反驳道“最适合治国安?”

“适不适合这个可不是自己吹出来的,而是要用看结果的”

“以前的时候,我大明内忧外患,内部国库空虚、军备废,百姓生活疾苦,你们的父辈基本上也都是农民,也应该跟你们说过以前的生活“那个时候我大明北方还有年年南下劫掠的子,辽东的女真、东南沿海横行肆的寇、西南的土司反复无常“那个时候新学未起,我大明上下都在尊崇家,那个时候的大明是什么样的?

“诸位再看看我现在的大明,无敌于天下,横扫四方,国土辽阔、太阳在我们大明人的土地上都永远不会落下“如今我大明百姓何等之富足,人人吃得饱穿得暖,有房子住,你们也都还可以上学,在这里参加诗会,谈天论地,指点江山”

“为什么在短短二十多年时间内会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还不是因为新学的兴起,新学的起,让我们大明人拥有了强大的武器可以扫平四方蛮,开疆土,为我华夏子孙获得更多的土地和资源”

“还不是因为新学的兴起,让我们大明人拥有了强大机器,可以生产出来更多的商品和东西出来,现在一个人就可以种上千亩的十地,一天纺织出上百匹的布”

一个人开个大卡车一天可以运送几万斤的货物到几百里之外的地方去”

“如果没有新学,这些可能实现吗?”

“不可能!”

“如果没有新学,我们走路还要靠走路,因为马匹是北方游牧部族所控制,我们大明原先根本就没多少马匹,普通的老百姓根本就没有马,连牛都很少有人有“如果没有新学,我们连黄金洲都来不了,因为以前的那些船只根本就很难安全的抵达黄金洲,而且没有新学的知识,在茫茫大海之上,你连方向都找不到”

“如果没有新学,我们就没有火车、没有汽车、没有轮船,更不说电报之类的了“如果没有新学在场的所有人,你们的父辈现在都还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至于你们,哪里还能够在这里吃饱了撑着没事做的说什么新学是下三流,是旁门左道们有资格上学吗?

“不是新学让我们大明富裕起来,让我大明百姓生活富足了,你们别说上学了,说不定早就饿死在那个角落里面了”

刘晋看着他们,用极其严厉的话狠狠训斥他们一顿,甚至于也是直接揭他们的老一个个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别以为穿的人模狗样的就牛气了谁还不知道你们的祖先是什么情况?

移民来黄金洲的人,基本上都是穷苦之人,父辈可能都是在田里面食的农民,他们移民到这里,这才有了你们这些人的好生活“说的好!”

周围看热闹的人当中有人忍不住叫了起来“对,说得好啊!

“说的太好了”

“说的对”

周围很多上了年纪的人也是跟着纷纷鼓掌起来“这位公子说的好啊”

“我现在都还记得清清楚楚,在20多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是北直隶老家,一家七八口人就种了2亩地,每年产出来的粮食根本就不够吃,每天都只吃两顿,饿的人是皮包骨头,全身无力“那个时候才叫累啊,一年到尾在地里面食,却是连饱饭都吃不上几顿,冬天的时候又冷的要死,一旦饥荒之年,粮商又故意抬高粮价,饿满地,人命如草“后来是当今的内阁首辅刘晋刘公他开始带着办工厂、办新学、去海外,这才渐渐的我们大明才富裕起来,强大起来“对外横扫了四方,获得了大量的土地和资源,对内新学的兴起,带来了诸多先进的、强大的机械,新式的纺织机、织布机、蒸汽机、耕地机、火车等等,一直到现在的内燃机、汽车、轮船之类的“我们大明这才越来越强大,我也就是跟着移民到了黄金洲这里,这才在这里开始过上了好日子“如果不是新学的兴起,还是以前一样的所家的那一套,我估计着我可能早就饿死在老家了,哪里能够来这黄金洲过上好日子有个五十多岁的老汉大声的说道“是啊!”

“胡宗,你爹难道没跟你说过以前的事情吗?

“你爹当初可是差点饿死了,要不是进了工厂做事,后来还进了航海学院学习,出海当海员这才有了你们胡家的今天”

“你以为你今天能够过上这样的好日子是靠家的那些东西?

有老头认识胡宗,指着胡宗的鼻子都骂了起来“李叔~”

胡宗一看,顿时就缩起了脑袋弱弱的喊了一声“你小子读书算是读死书了,还是要向这位刘公子学习,多学、多思,而不是读了点圣人之学就目空一切,看不到其它学说的优点“新学能够迅速的发展起来并且兴盛起来,自然有其道理,有其巨大的作用,别一天到晚在这里什么高低之分”

“你有什么高的,你也就是泥腿子的儿子,你祖上十八代也就到了你这一代才开始认识字,你能够读书,还不是因为新学让我大明人富裕起来,所以才有了机会读书”

“别什么都不懂就在这里胡乱的丢人现眼”

被他喊李叔的人也是对着胡宗一番狠狠的训后这黄金洲的人,年纪大一点那都基本上是受惠于刘晋下诸多产业出来的人,对于新学和新思想都是非常支持和接受的,之所以还有人将孩子送去读传统的旧学,主要是为了看看家里面有没有人能够考上功名去当官有时候人就是这样,日子好过了就想着要朝中有人,家里面有人当官什么的,这样才更好一些“这。”

胡宗顿时就无语了“好了~好了!”

“今日是难得的元宵佳节,月当空,群星,大家又都是因为缘分才聚集在一起,彼此就不要去分什么旧学新学了,相识就是缘分一场”

“我看啊,大家还是来继续饮酒写诗,免得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治皇帝看看众人,笑了笑提议道“对,对,大家继续饮酒写诗,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刘晋也是笑着举起手中酒杯说道胡宗等人一看,也是脸色微微缓和了许多,也纷纷举起酒杯,不再谈什么新旧之学,喝喝酒,诗弄月,心情来了,又或者是高歌一曲相对来说,这黄金洲的人还是要更粗很多的,写诗词、唱歌都是可以的,大家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