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飘逸笔趣阁>都市言情>嫡女归>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天下的归属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天下的归属

不过最重要的是,白玉仙还在一边,若是让白玉仙得知,恐怕又要白白惹了白玉仙担忧……实在是不该。

于是叶浮珣警告性的瞪了一眼颜非儒,暗示他不准说出来。

颜非儒默默收回了目光,随后看向白玉仙道:“陛下可有一统天下的野心?”

白玉仙挑眉,看着颜非儒,似乎有些意外他竟然会问出这个问题:“没有。”

他回答的很快,也很笃定。

“不瞒你说,朕打算天堑的事情了结以后,就寻个接班人,放下担子,和珣儿浪迹江湖。”

叶浮珣皱了皱眉,若有所思的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颜非儒抬眸道:“以陛下的能力,想要一统天下并不算难事。龙脉一事,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一统天下,将龙脉收入自己手中。”

他说的话很平静,几句话便将整个天下的归属如此轻易地说了出来。但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人怀疑这一点。

更像是带着几分诱惑,想要勾动在位者的野心。

白玉仙淡淡看着颜非儒道:“盛极必衰,统一天下必定会兴起战端,即便一统天下,强盛至极,最终也会迎来衰败,而龙脉易主,便是轻而易举。”

叶浮珣有些不耐的看了一眼颜非儒:“有话直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拐弯抹角了。”

颜非儒闻言,苦笑了一下,但眼中却带着几分赞赏:“我这不是得慎重一些嘛……万一所托非人那我这后半辈子谁来养老送终啊!”

叶浮珣撇撇嘴,这老不正经的。

颜非儒又看向白玉仙,正色道:“如今天下大势,若是顺其自然,龙脉将会化作三分。”

“三分?”

他们都很清楚,现如今的龙脉分做两份,陆国一份,南国一份。而南国的龙脉,有一部分就在沧州之中,但这份龙脉的归属,却是南国的。

颜非儒道:“据我所知,有人试图分裂南国这一部分的龙脉,将之据为己有,而失去一部分龙脉的南国,也会变弱,之后的局势,或许是三足鼎立,或许……”

叶浮珣确信自己从未在颜非儒脸上看见这种茫然。似乎这个人一直都是无所不知的。

叶浮珣从白玉仙身上支棱起身子来,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关键是在百武盟身上吧。”

颜非儒点点头:“百武盟中,或许有意料之外的人存在……”

他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白玉仙沉默片刻,随后道:“如珣儿所说,以不变应万变就是,猜测无用,这件事不如先放一放。”

他说完,下一刻轻柔却又不容置疑的捏起了叶浮珣的手,手指头被他两根手指捏起,一片狰狞的青黑色将那原本葱白的玉指染尽。

白玉仙眼中闪过一丝戾气,随后看了眼叶浮珣,又看向了颜非儒。

空气中的气压都低了几分。

叶浮珣猝不及防被捏住手,连躲藏都来不及,察觉到白玉仙的眼神,甚至有些心虚躲闪,咬了咬唇。

“这是什么?”白玉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叶浮珣不敢看白玉仙的眼睛,只嗫嚅着说道:“这是不小心沾上的……其实……”

白玉仙看向颜非儒,颜非儒刚刚和叶浮珣之间的互动虽然很隐秘,但他将这些举动都看到了。

“刚刚,你想说的是什么?”

颜非儒看了眼叶浮珣,耸了耸肩,说道:“这不过是一种让人上瘾,可以控制人心的毒,放心,她死不了的。”最多就会有点痛。

黄金蛊王虽然能保护叶浮珣的心脉,但那毒却存在叶浮珣体内,虽然不会发作的那般严重,但日子还没到,此时的叶浮珣倒是没有察觉,到时候就知道痛了。

谁让她自己去作死的。

叶浮珣眯了眯眼,此时也顾不上心虚了,闻言看向了颜非儒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毒吗?”

颜非儒淡淡道:“知道的比你多一些。”

“如何解毒?”白玉仙看着颜非儒,捏着叶浮珣手指的力道逐渐加深,一片青紫中多了一丝血色。

叶浮珣连忙抽回了手。

颜非儒脸色有些怪异:“我不知道。”

虽然心中有些失望,但叶浮珣也没有太过期待能从颜非儒口中得知解法,还不如找到毒经靠谱一点。

看着白玉仙冰冷的脸,连忙抓住了白玉仙的手给人顺毛道:“哎,总归对本宫也没有太大的影响,无妨无妨,慢慢找解法便是。”

白玉仙心里虽然生气,但对着叶浮珣难得露出讨好笑容的脸却是难以生出气来,那一阵气愤在温香软玉之下又化作了无,他轻轻抚摸着叶浮珣的手指,低声道:“总归是不好的东西。”

叶浮珣哪敢反驳,小鸡啄米般点头道:“对对,我这不是已经在找解法了,毒经或许是一个突破口。”

毒经,也就是破风蟒……东青族……白玉仙心中暗暗记下。

底下的颜非儒看着几乎要闪瞎狗眼的两人,几乎有一种想要扭头离开的冲动。

但想想这两人还肩负着天堑的使命,最终还是强忍下来,眼神微凉的看着这对鸳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们的,在解了这毒之前,最好避免床笫之事。”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叶浮珣俏脸一红,直接呆住。

她第一反应是,幸好这两日忙得很,都没顾得上做那事……

白玉仙则是脸色如同锅底一般黑。

看着仿佛化成了雕塑的两人,颜非儒不知为何居然生出了几分不知名的快感。

“什么意思?”

自然不是问床笫之事是什么意思。

颜非儒很上道,没拿这事去打趣两人,刺激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颜非儒心中爽快了一下之后,又恢复了正经。

“这毒虽然不会对娘娘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却会传导给他人,若我猜的不错,这毒原本就是这么用来控制别人的,娘娘体内有圣物护住心脉,陛下却不一定了……”

颜非儒这话说的隐晦,但叶浮珣却是知道那种毒的效果的,若是让白玉仙中了这毒,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