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飘逸笔趣阁>科幻灵异>废土枭雄> 第三百九十章 但使龙城飞将在,一代又一代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三百九十章 但使龙城飞将在,一代又一代

林老二和焦横,以及所有主力压制北门城墙的几万战士们都是眼睁睁的看着城墙上面发生的这一幕的。

所有人都怒目圆睁的感觉自己心里憋着一口气,此时所有人都恨自己的爹妈,恨他们没有给自己多生出一双翅膀来,能让他们飞上城墙手刃敌人为鲜龙城的这些核心却身先力行的兄弟们报仇。

林老二两行热泪挥洒,手里拎着一个大铁喇叭朝着远处的城墙上跑去。

“乐子花,卧槽你大爷的,你给老子快点上去……”

乐子花虽然不知道城墙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刻的他手套都已经磨碎,双手的掌心血肉模糊的还在飞速往上爬。

“啊啊啊啊……”

乐子花不顾自己嘴里叼着的短刀掉落,张开嘴嚎叫了一声之后双臂肌肉再次隆起,玩了命的开始往上爬了起来。

而城墙之上,王家的士兵逐渐开始登上城墙,而乐子曰则是被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

此时被人抓着上来的小六子,贾龙两人全都半死不活。

王汉阳用带着白手套的手轻轻的挥了挥空气中的尘土之后对着城墙一摆手。

“老二,你看看这两个人你眼熟吗?”王汉阳接过秘书手里的扩音器之后对着城下的林老二喊道。

城墙下面,林老二推开左右为了保护自己而高举盾牌上来的卫兵,直接举起喇叭之后指着王汉阳喊道“王汉阳,你他妈要是个爷们你给我兄弟放了!我保证鲜龙破城不伤你性命!”

“林老二,你我虽然不同身份和阶级,但是此时也都是代表各自一方的兵马总帅,我一人性命何惜百死啊?你说这话不觉得幼稚吗?”

“那我还跟你唠你妈了逼,把后面的炮给我支上……”

林老二满腔怒火的对着火炮队喊道。

随着林老二的一声令下,火炮队的人开始往出推着两米多长的加农炮,而这些加农炮都是唐朝的家底,但是此时却出现在了鲜龙城的队伍里。

焦横看见林老二铁了心的要干,马上跑上前伸手拽了林老二一下,随后低头说道“这一炮下去小花跟子曰……”

林老二死死的盯着墙头,而王汉阳则是自信心十足的看着林老二继续开口喊道“林老二,鲜龙城勇猛异常我不否认,但是唐朝的炮袭迟迟未到,我想你们应该也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夺取民心的吧?”

王汉阳的话说完,一名身着副官军衔的人直接走到了贾龙的身边,伸手拎起了贾龙的脖领子就往城墙上推。

“我曹尼玛王汉阳……”焦横瞬间端起了手里的直接对准了城墙上。

齐刷刷的端枪瞄准声音全都响了起来……

王汉阳笑着继续对林老二展开语言优势。

“老二……你我皆是行伍之人,这天下怎么得都是得,可是我们之间也必须争出来一个输赢对吗?既然需要输赢,那这一刻你就别怪我手段狠辣,人可以放,包括那边已经半死不活的乐子曰,前提是你们撤军五十里地!”

“你放屁……撤出去五十里地之后等你的机动部队集结然后反打?你我都是军人不假,输赢重要也不错,我怕我的兄弟死更没有错,但是你不能用胜负来威胁我!”

林老二果敢的一面瞬间爆发,直接举着大喇叭对着小六子和贾龙喊道“六子……龙儿……”

一直低头的小六子好像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咧着嘴淌着带血的哈喇子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不是硬汉二爷,你给我来个痛快的吧,疼死我了……二爷,来个痛苦的!”

贾龙也神情萎靡的垂着头,尽量用最大声音的对着林老二喊着。

而此时的城墙之上,乐子曰隐隐的能够感受到身后传来的紧绷感,他已经坚持的太久太久了,就在他马上就要坚持不住的那一刻。

突然背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哥!”

乐子曰回头含泪一笑,果然映入眼帘的正是自己异父异母但是却胜似血脉至亲的弟弟,乐子花!

“给我杀!”

费尽全力终于偷偷蹬墙成功的乐子花这一刻直接拔下后背上的双刀,直接从城墙上跳了下来,一刀砍断了乐子曰身上的抓钩之后自己亲自用嘴咬住一根,另一根则是死死的缠在自己的腰上。

跟着乐子花一起爬上来的第一梯队,最少也有一二百人,这些人在乐子花上来的瞬间也全都翻身跳进城墙之内。

一声“杀”后,这些心里憋着一肚子火的鲜龙城战士们疯了一样的朝着王家士兵扑了过去。

瞬间城墙之上白刃战直接进入了白热化阶段,随着鲜龙城乐子花率领的蹬城大队逐渐跳进城墙之上,两边的死亡率达到了空前了顶点。

刹那间城头上遍地死尸,而乐子曰则是瘸着一条腿,拔出扎枪之后继续带头冲锋,朝着王汉阳的方向冲去。

而王汉阳则是略感无奈的看了一眼瘸腿的乐子曰,生猛的乐子花兄弟,以及城墙下严阵以待的几万鲜龙城士兵,还有战意已决的林老二,杀气腾腾的焦横!

金州城的主城门前,遍体鳞伤但是依旧坚持自己走向城墙下的安生此时一脸的笑意,抬起头凝望着城墙上面稳如泰山的王朗。

安生知道,此时自己走过来面对的不单单是几辆坦克和数以千计的长枪短炮,更有一代稳如老狗的金州城之主,北方老牌三大军阀之中的王朗。M.GGdo

王朗缓缓的站起身之后挥手让所有人停手,居高临下的看着安生没有说话。

“王叔,北门破城之前能不能聊两句?”

“聊什么?聊你的死法?”王朗双手撑着墙头越过了安生,视线直逼远方。

这眼神之中有不解,有遗憾,但是绝对没有屈服和绝望!

“呵呵……一个乐子曰死不足惜的王叔,乐子曰死了还有乐子花,乐子花死了还有下一个能飞过城头,能抵挡世间铁骑摧城的鲜龙城飞将!”

王朗的目光深邃,坚不可摧。

“我一个安生死不足惜,我死了还有老谋子谋弑天,老谋子谋弑天死了还有林老二,单是谁拿出来你都睡不着觉吧?”

王朗的脑袋还是往下看,看着这个年纪轻轻竟然就能撼动三足鼎立多年的北方军阀派系。

“张欢,张三,李四,甚至何嘉文,和尚这些人同样死不足惜,因为我有太多太多的把握拿出太多太多的人继续让你疲于奔命了,可是你呢?你面对我鲜龙城的一代又一代,你还有谁?王梦凌?一个女人?”

“呵呵……哪个天下是女人能坐的?即便是女人能坐又如何了?”

“女人能坐的还能叫做天下吗?”

王朗和安生说到这里相视一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